· ENGLISH   · OA系统   · 校园邮箱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媒体沈大 > 正文

《辽宁日报》发挥多区叠加优势 建设开放型经济新体制

日期:2019年04月04日 13:51 来源: 作者:    编辑: 李怡竹   摄像:   点击:[]

4月4日,《辽宁日报》理论·实践版刊登了我校经济学院姜伟教授文章《发挥多区叠加优势 建设开放型经济新体制》。  

 

 

 

原文阅读:  

发挥多区叠加优势 建设开放型经济新体制  

姜 伟  

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福建代表团审议时指出,“要发挥经济特区、自由贸易试验区、综合实验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核心区等多区叠加优势,不断探索新路,吸引优质生产要素集中集聚,全面提升福建产业竞争力,力争在建设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上走在前头”。这既是对福建的要求和期待,也是就全国如何加快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建设问题作出的新的总体要求和战略部署,即通过发挥多区叠加优势来推动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建设。  

辽宁“区”资源众多,优势明显,仅以沈阳为例,就拥有辽宁自贸试验区沈阳片区、国家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区、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国家产城融合示范区等五大区资源(为了研究方便,除非另有说明,本文将各种“区”统称为开发区)。因此,在新形势下学习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研究如何充分发挥各种开发区多区叠加优势,不断探索新路,吸引优质生产要素集中集聚,全面提升产业竞争力,对于辽宁建设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加快实现东北全面振兴全方位振兴具有特殊意义。  

 

系统把握开发区推动工业化城镇化快速发展和对外开放平台作用

开发区在我国改革开放进程中的作用不可替代。开发区是推进改革和开放战略的产物,是我国在不同时期根据不同需要作出的制度调整和安排,带有极强的政策性、区域性、使命性。《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开发区改革和创新发展的若干意见》指出,“开发区建设是我国改革开放的成功实践,对促进体制改革、改善投资环境、引导产业集聚、发展开放型经济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开发区已成为推动我国工业化、城镇化快速发展和对外开放的重要平台”。开发区建设发展始终推动着我国开放型经济体制建设,引领着改革和开放。仅全国219家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在2018年1至9月就实现财政收入14605万亿元,同比增长12.9%,增幅高于全国平均水平4.2个百分点,占全国同期财政收入比重为10%;税收收入13752亿元,同比增长17.2%,增幅高于全国平均水平4个百分点,占全国同期税收收入比重为12%……国家是这样,辽宁也是这样。作为第一批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沈阳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从1991年成立之初的一条街道,已逐渐发展成为东北高新技术产业的一面旗帜。作为沈大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核心区、沈阳市首批创新创业示范基地,2018年沈阳高新区地区生产总值完成478.6亿元,高新技术产品产值占比60.5%。其中东软数字医疗完成产值24.3亿元,同比增长91%;新松机器人完成产值30.3亿元,同比增长28.5%;电子商务交易额达800亿元……沈阳高新区正在“成为能够代表东北亚新经济发展最高水平、全面参与国内外竞争的先锋园区,进而成为我国迈入创新型国家前列的重要支撑”。  

开发区在不同时期拥有不同内容、形式、功能。自1984年国家设立首批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以来,开发区的种类不断增多,形式不断变化,功能不断加强,在由商品和要素流动型开放向更加注重规章等制度型开放转变过程中,开发区始终走在前头。这一方面展示了国家不断调整改革开放重点、内容和形式的思路与决心,另一方面也在不断丰富扩大开发区家族的成员。在中国开发区协会统计口径中,自贸试验区、国家级新区、综合实验区等均属于开发区范畴。从表述看,这一口径比较符合相关条例,比如,《辽宁省开发区条例》所称开发区是指“由国务院和省人民政府批准设立,为实现特定发展目标和方向,具有明确管辖边界和管理范围,享受特殊政策的区域”。从举例看,开发区“包括经济技术开发区、边(跨)境经济合作区、海关特殊监管区域、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农产品加工示范集聚区等具有开发区性质的各类园区”,基本涵盖各种开发区种类。从数量看,中国开发区协会统计的开发区总数为2675家。研究这些的目的在于,了解整体情况,掌握相关政策,从而更好地执行相关政策。比如,作为海关特殊监管区域,综合保税区显然属于《辽宁省开发区条例》的调整范畴,而沈阳和营口的综合保税区都在辽宁自贸试验区内,显然又属于《中国(辽宁)自由贸易试验区条例》的调整范围。两个条例为综合保税区提供了叠加政策便利及法律保障,使其拥有更多叠加优势,便于其更好发挥溢出效应。尽管有其他分类,本文倾向于使用中国开发区协会的开发区分类,因为这样可以在一个大的概念下讨论个别问题,从而更好地处理个别和一般的关系,把握作为推动工业化城镇化快速发展和对外开放平台的开发区建设发展脉络。  

 

全面提升综合保税区、沈抚新区等重点开发区引领示范辐射作用

我省各类开发区资源丰富,目前已有近90个,其经济贡献率和战略地位十分突出。商务部2018年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综合发展水平考核评价结果显示,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在219个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综合排名中位列第二十六位,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跻身对外贸易十强,排名第七位,发展势头良好。为了将开发区建设纳入全新法治化轨道,我省于2019年1月1日施行了《辽宁省开发区条例》。作为改革开放最重要的抓手和关键要件,辽宁地区的综合保税区、沈抚新区、自贸试验区、中德(沈阳)高端装备制造产业园、金普新区等在构建辽宁开放型经济新体制过程中地位特殊,应予以优先发展。  

把综合保税区建成辽宁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的重要载体。《国务院关于促进综合保税区高水平开放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推动综合保税区发展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和竞争力的加工制造中心、研发设计中心、物流分拨中心、检测维修中心、销售服务中心”的“五大中心”发展目标。按照意见要求,目前新设海关特殊监管区域统一命名为综合保税区,原有海关特殊监管区域正加快整合优化为综合保税区。此举对于辽宁是极大利好,刚刚运行的沈阳综保区B区,即将运行的营口综保区,以及集保税区、保税港区、出口加工区管理于一身的大连保税区的整合优化都将因此受益。意见提出的支持综合保税区内开展全球维修业务、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的再制造业务,支持综合保税区逐步全面实施跨境电商的进口政策等,也将给辽宁带来更多机会。随着中国装备制造参与国际分工程度不断加深,北方重工、沈阳机床、沈飞民机、南航维修基地、华晨宝马等重要装备制造业企业开展装备入境再制造业务需求不断加大。构建包括检验检疫、海关特殊监管区域通关服务、环保、公共服务平台等在内的再制造综合服务体系,在为企业节省大量成本的同时,将进一步增强中国装备走出去的国际竞争力。因此,我们要提高站位,加快综合保税区建设,充分发挥其在发展对外贸易、吸引外商投资、促进产业转型升级等方面的引领示范辐射作用,服务辽宁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建设。  

把沈抚新区打造成创新发展示范区和东北区域增长极。沈抚新区2018年被纳入国家级示范区发展平台,意味着其在辽宁“五大区域发展战略”中地位特别突出;意味着沈抚新区培育现代产业体系,推进绿色低碳发展,建设东北地区改革开放的先行区、优化投资营商环境的标杆区、创新驱动发展的引领区和辽宁振兴发展的新引擎的决心和信心得到了国家的认可与支持;意味着开弓没有回头箭,必须全力以赴,实现既定目标(以2022年和2035年为时间节点)。这对于辽宁来说是挑战更是机遇,需要以更大智慧,凝聚更多资源,集全省之力全面推进。沈抚新区与辽宁自贸试验区沈阳片区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就是汇聚资源的一种实践。按照《关于推进中国(辽宁)自由贸易试验区与重点产业园区协同发展的指导意见》要求,双方将建立共同规划、共同推进,产业协调发展、政策协同共享、制度协同创新的合作机制,在产业合作、招商引资、审批服务、人才交流、政策扶持等方面开展全面战略合作,以实现自贸试验区与重点产业园区优势互补、协同发展,构筑特色产业集群,打造经济新增长极,为辽宁乃至东北振兴贡献力量。这为开发区整体合作发展提供了有益借鉴。  

 

充分发挥各开发区比较优势整合资源释放多区叠加效应

经过几十年的实践探索,今天部分传统开发区面临一些问题,诸如:可开发利用空间受限,资源约束压力增大;原来依靠大量要素和资金投入、税收减免等优惠政策来提升开发区竞争力的空间正逐步缩小,竞争优势减弱;开发区管辖区、建成区面积增大对公共服务需求日益增多,社会管理事务日益繁重,等等。但是,开发区作为一种稀缺资源,在开放水平、产业基础、土地集约、创新能力、人才资源、综合实力等方面仍有较大优势。因此,我们一方面要在重点新兴开发区建设上动脑筋、下功夫。另一方面要为传统开发区谋发展,研究如何围绕其发展目标和产业定位,发挥自身优势把长板做长,形成新的竞争优势;利用合作互动把资源用活,形成叠加效应,全面提升开发区在辽宁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建设中的功能作用。  

突出特色,以比较优势理念塑造竞争优势。开发区建设不能“千人一面”,要突出特色、干出实效。比如,沈阳-欧盟经济开发区紧紧围绕汽车城建设,始终坚持一张蓝图绘到底,不遗余力地做强做大做优汽车产业。随着华晨宝马、上通北盛的扩产和华晨雷诺项目的落地,重装上阵的华晨宝马、上通北盛、华晨中华、华晨雷诺金杯四大整车厂,以及美国德尔福、法国法雷奥等世界500强企业在内的150余家汽车零部件配套企业集聚于此,形成强大的产业规模和集聚效应。数据显示,沈阳市大东区2018年整车及零部件产业实现销售收入1370亿元,并力争到2020年汽车产业产值达到1700亿元。据悉,沈阳市大东区又在围绕“汽车后市场”打造特色小镇,以更好地服务汽车产业集群发展。  

互动互补,借“飞地经济”思路实现共建共享。尽管每个开发区不都占尽优势,但可以借鉴“飞地经济”思路,通过跨开发区的辖区管理和经济开发,实现两地或多区资源互补、经济协调发展,推动开发区全面合作发展,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加快创新政策供给,努力为土地、人才、资金等要素的自由有序流动提供更可靠保障,从而实现“1+1>2”的溢出和叠加效应。我省去年底出台了《关于支持“飞地经济”发展的实施意见》,明确合作与分享机制和鼓励与支持政策,为跨开发区间的合作打开新空间。比如,朝阳市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坚持平台拉动,把经济开发区和农产品加工园区作为“飞地园区”,在经济开发区专门规划出4平方公里“飞地经济”产业园,主导产业分别定位为高端装备制造和纸塑包装业。目前,已建成标准化厂房50万平方米。投入资金2亿元,大力推进“飞地”产业园水电路等基础设施配套建设,为承接乡镇“飞地”项目搭建优质平台。  

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建设要求在市场配置资源机制、经济运行管理模式、全方位开放格局和打造国际合作竞争优势等方面有新突破、新作为、新进展,需要我们做好顶层设计、突出重点、分类施策。对于辽宁来说,以综合保税区和沈抚新区等重点开发区为抓手,加快各开发区自身建设,通过加强开发区与本地和外地的共商共建、强强协作、优势互补、互惠共享等,发挥溢出效应,创造叠加效应,让“盆景”变成更多“风景”,对于建设更高层次的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作者系沈阳大学教授)  

 

 

上一条:沈阳日报刊载我校党委书记苏文捷文章《发挥思政课关键作用》
下一条:《沈阳晚报》发挥劳模引领作用 传承工匠精神‍‍‍‍‍‍——记2018年省级劳模(职工)创新工作室、沈阳大学“范立南劳模创新工作室”

关闭


沈阳大学 地址:沈阳市大东区望花南街21号
邮政编码:110044
© 2014 沈阳大学 版权所 辽ICP备17000652号-2
技术支持:沈阳大学信息中心  电话 :024-62268315